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歷史 > 文化遺產

民間高蹺藝術的演出形式與角色扮演

2012-04-01 00:00:00 來源: 平原縣文化局 作者:
摘要: 平原縣民間藝術高蹺,俗稱“腿子”,源于漢晉,興于宋元,昌于明清,鼎盛于清末民國。新中國成立后,政府對民間藝術十分重視,使高蹺藝術無論從內容到形式,都更加豐富多彩。 

平原縣民間藝術高蹺,俗稱“腿子”,源于漢晉,興于宋元,昌于明清,鼎盛于清末民國。新中國成立后,政府對民間藝術十分重視,使高蹺藝術無論從內容到形式,都更加豐富多彩。

  平原縣的高蹺在演出時共有兩種形式:一是“踩蹺”。即演員伴著鑼鼓點以緩慢踩動的形式進行表演;二是“跑蹺”。主要是演員快步合點歡快演藝。平原縣高蹺以特定的角色和形式,賦予套路式的內容,給人們以美的享受。

高蹺隊的組成

  平原縣高蹺隊一般由領傘、樂隊和演出隊伍組成。樂隊以擂鼓為主,鐃、镲、鈸、鑼相合,嗩吶伴奏。擂鼓者一至二人,其他演奏人員多有輪換,人員組成上一般不少于六人,多則十幾人組成。

  演出開始后全體演員入場,先繞場亮相,然后分列兩隊打場,待演出場子秩序穩定后,頂傘者便開口念唱,多半是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,到什么買賣家說什么話,大都是奉承贊揚之語。道念一番后演出正式開始,不同角色的高蹺隊員依次進場,各展拿手好戲,演出內容多半賦予故事性的浪漫情節,圍觀的人不時開懷大笑,氣氛熱烈、歡快、奔放。數百年來,平原縣高蹺藝術經久不衰,生機盎然,以頑強的生命力,活躍于民間舞臺上。

角色的扮演

  平原縣高蹺隊除領傘者外,一般由十三人(也有多者)組成,具體是:

  打棒者一人。打棒者頭飾軟紗角巾網帽,身穿偏衫古裝,束袖,帶領隊伍進場后繞場一周,用雙棒敲擊的聲音引導隊伍,示意隊伍變換或節目更迭。

  扇公子一人。扇公子是整個演出活動的活躍分子,裝束為武生狀,活躍在全場之間,每組人員的演出均有他告知,演出空間由他轉換,每組人員的演出結束后,扇公子跪拜示意出場。

  打鼓者兩人。打鼓者為男裝扮演,頭包紅色紗巾,身穿短褂,青襖藍邊,身背腰鼓,和著鼓樂之聲邊敲邊舞,兩者時而并排前行,時而交叉變換,大小鼓雙重演奏,韻味無窮。

  打鑼者兩人。打鑼者均為男性扮演,主要表現鑼點與鼓點的和諧之美。

  魚翁者一人。魚翁者,相傳取材于古代姜太公垂釣之說,追根尋源,源遠流長。該飾者身穿長袍,頭戴斗笠,披一件雨蓑,白色髯口,手持魚桿,身背魚簍,多表演蹲襠及單腿垂釣等動作,特別是一手將后腿搬起,一手持魚桿做釣魚狀直立不動,觀者無不拍手叫絕。

  白蛇一人。白蛇飾女性,全身為白色服裝,取材于《白蛇傳》。主要表現為下凡后迷戀人間的美好生活,也有飾許仙者與其合演,呈現愛情的美滿與幸福。

  丑婆、先生各一人。丑婆伴麻臉狀,大襟襖,發髻直立,手挎竹藍,頭面以丑為美,以扭步為主;先生頭戴禮帽,身穿大褂,持折扇、算盤,主要表演丑婆追求先生,形影不離,先生冷漠不理,丑婆淫蕩,窮追不舍。

  尤二姐一人。尤二姐扮花旦裝,取材于《紅樓夢》。尤二姐同丑婆、先生配戲機會較多,當丑婆同先生調情時,尤二姐看到后表現靦腆、害羞,當先生同尤二姐親密時,丑婆百般阻攔,穿插期間干擾搗亂,其場面讓人忍俊不止。

  樵夫一人。樵夫手持扁擔做挑柴狀上場,表現樵夫背柴下山的艱辛和通過勞動收獲后的喜悅。

  平原縣高蹺扮相造型較多,有過大橋、踩扁擔、拉船舵等。最為叫絕的是扮大象過橋,一般三層之高,用人體裝出大象狀,三層并駕齊驅,威武雄壯,扇公子開道,繞場一周,緩慢下場。

  另外,在平原縣高蹺的演出形式上,還有一種踏板較低的“腿子”,俗稱“跑蹺。”跑蹺演出中增加了傻小子撲蝶,摸魚,倒立旋轉等動作,由于踩板較矮,整場氣氛熱烈,節奏歡快,緊鑼密鼓,與踩蹺相比,可謂剛柔并舉,絕佳之合。

  隨著時代的變遷,平原縣的高蹺藝術從內容到形式都發生了新的變化,人員不再拘泥于傳統的固定人數,角色上也多有變化,騰云駕霧的《西游記》、各顯神通的八仙,就連現代社會勞動人民的形象也走上了高蹺藝術的舞臺。

  隨著社會主義文化事業的不斷發展,作為民間傳統藝術的平原縣高蹺,必將與時俱進,健康發展。相信在今后的文化事業中,帶有泥土芳香的平原縣高蹺藝術,定會更加爭奇斗艷,絢麗多姿。(牟書會)

熱門推薦
返回頂部
篮球过人